65岁东昌电影院归来,换了新容颜

晨报首席记者 李 芹

终于回来了!58岁的於文浩没有想到,从东昌电影院正式改建,到他重新走进电影院工作,整整耗时5年。

建于1954年的东昌电影院,是浦东第一家电影院,有着“浦东大光明”的美誉。《卖花姑娘》、《追捕》、《佐罗》、《泰坦尼克号》……浦东人的观影之路,很多是从这座电影院起步。如今,望着曾经最熟悉的千人厅被改成了仅有264个位置的小厅,五彩灯带亮起的时候,於文浩不由地想起以前大幕变暗,然后从那扇小小的放映窗投射出去的光。

时间回到1980年,於文浩顶替父亲成为东昌电影院的一分子。做过服务员,也当过售票员,最后成了一名放映员。“那时放的都是电影胶片,放映员需要掌握电工、光学、声学好多知识,通过电影公司的培训,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放电影。”他说,放映员那时是妥妥的技术工种,加上东昌电影院的效益始终位居上海前十,这个工作几乎就是人们心目中的“金饭碗”。

更令人羡慕的是被视作隐形福利的职工票——每场电影,东昌电影院的员工有6张职工票。虽然和窗口价持平,但职工有6张优先购买的权利。因此,一旦遇到热门电影上映,於文浩家的门槛总要被亲友“踏破”。

这边是於文浩的炙手可热,那边,距离东昌电影院不远的栖霞路、浦东大道则是“黄牛”票贩子的“潮潮翻翻”——票子要伐、票子要伐?

“风光的时候是真的风光!”说着一口流利沪语的於文浩语速很快,从他的表述中你不难想见东昌电影院过往的辉煌。

风光也造就了不少一家两代人都想挤进东昌电影院。47岁的陈向荣也是一名放映员,他的父亲则是一名美工。从进入东昌电影院开始,由他创作的无数海报就被视作影院的门脸,在小小的宣传栏里,向大家介绍着即将上映的各类影片。

说起来,陈向荣和东昌电影院的缘分从出生时就结下了。爷爷希望孙子取名“东昌”,但却被父亲给否定了,父亲从正在创作的一幅海报中,取“欣欣向荣”之意,决定儿子叫“陈向荣”。

1994年,陈向荣进入东昌电影院。此时的浦东早已进入了飞速发展的快车道,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,一个个商圈蓄势待发。东昌电影院这种单厅式的影院模式,似乎越来越难满足观众们的胃口。

1998年,《泰坦尼克号》被引入中国。陈向荣还记得,这是唯一一部他坐在观众席上看的电影。“放映员一天要放七八场电影,同一部电影要放上好一阵,所以电影我们基本上都是在放映间内看完的”。

手撕的各色电影票、影院两侧的太平门,这些带着时代印记的物件终究要随着时代的发展慢慢消失。2004年,东昌电影院正式停业。2014年11月,未完待续-东昌电影院艺术计划开幕。许多市民从上海的各个角落赶到,只为看一眼这座当时“市中心已不多见的老式电影院”。2015年,上海浦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接手电影院的重装工程。

“重装过程一波三折,最初想整体升级,保留影院功能。但方圆1公里之内,数得上的电影院好几家,不少都开在商场内,功能更加多样化。”上海浦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林薇说。

如何利用陆家嘴的区域优势,重新激活东昌电影院的文化优势?在大量调研与走访后,最终有了如今的东昌弈空间。而本周五,一场“可善的陌生”公共展览,将正式拉开东昌电影院涅槃重生后的序幕。

来源:新闻晨报       作者:李芹